民宿多元化之辩:灵药还是毒药?

2016年03月30日 09:41    来源: 杭州日报     齐航

  原标题:民宿多元化之辩:灵药还是毒药?

  肖斐正在为他的梦想而努力,带着些许孤注一掷的意味。他说自己大学毕业时就想开一家民宿,价格既不让人望而却步,又能提供丰富而独特的住宿体验。于是在他倾尽积蓄投资建设的“百岭鸟生态园”里,一个户外越野摩托车运动基地将与民宿相映成趣。

  在冰火交织的民宿行业中,服务同质和盈利模式单一,堪称经营不善民宿的“阿克琉斯之踵”。如何实现服务体验差异化和盈利模式多元化,让诸多民宿经营者绞尽脑汁,肖斐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民宿普遍10—15间客房的有限数量,让它难以像酒店一样靠规模优势盈利,而餐饮、展览、运动等增值服务既产生了差异化的吸引力,又提供了开辟多元化盈利渠道的可能,因而成为不少民宿经营者比拼竞争的焦点。

  然而差异化和多元化并非坦途,精力有限和术业有专攻的现实,也让这个过程充满了悖论和张力。民宿多元化,到底是灵药还是毒药?

  民宿的反“安娜卡列尼娜”现象

  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。”这是托尔斯泰作品《安娜卡列尼娜》开篇的经典表述。

  幸福相似、不幸各异,如果这是一种“安娜卡列尼娜”现象,那么民宿经营则与此相反,相似导致失败,差异导向成功。通过对多位民宿经营者的采访,记者发现他们对民宿经营差异化的重要性充满共识。

  “更大范围内我不敢说,但在余杭范围内,我们打造的户外越野摩托车基地绝对是第一家。”这也是“百岭鸟生态园”着力打造的差异化卖点之一。同时,肖斐希望将差异化的理念落实到居住空间和旅游线路的打造上。他将4个大型二手集装箱改成民宿房屋,一共20多个房间,内部装修设计为极简风格,家具以实木、竹子等为主材。此外,肖斐还计划联合大径山附近的项目投资者,彼此引流,提供定制化的深度体验游。为了将差异化做深做透,肖斐延后了原定于去年10月推出的一期项目,选择待全部打造完毕后整体推出。

  之所以如此不遗余力,因为差异化的有效性已得到诸多成功案例的佐证。比如在业内已做出口碑的茶香丽舍,老板老倪是杭城的著名吃货,自称“三导”,导吃、导喝、导玩。他会根据客人不同的需要来制定路线,精心将杭州美食标注在地图上,方便房客觅食;又比如独具设计感的桐庐芦茨土屋,原木房子与山连成一体,房间内部装饰和家具都是由土屋主人亲自设计,屋内装饰品也是由主人和朋友从世界各地搜罗而来。

  差异衍生的“多元化诱惑”

  当民宿因差异化而不再只有“宿”,多元化盈利就成为一幅充满蛊惑力的图景。

  “我认识一个在西藏拉萨开民宿的朋友,他主要的盈利来源不是住宿费用,而是卖串珠的收入。”青芝坞蓝莲花开·依云民宿主人“段王爷”告诉记者。在此模式下,民宿只是相当于是一个引流渠道,最终通过串珠售卖将“流量”变现。“但是这种商品售卖的模式依赖于民宿所在位置,换个城市换个地方卖串珠,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  因此,“段王爷”对民宿的多元化盈利态度谨慎,他更倾向于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。蓝莲花开·依云的一楼是家小咖啡馆,不过并不是“段王爷”本人经营,而是外包给了一个朋友。他在青芝坞所开的另一家民宿里,还专门辟出一间书画室,平时办些小型展览,同样是委托他人管理。“一个人的精力有限,民宿民宿,宿是根本,我会专注于把居住的环境打造好,至于一些增值服务,应该是基于个人兴趣,不宜作为盈利重点。”

  不过在民宿业内,探索盈利模式多元化已小有成就的同样不乏其人。比如玉皇山景区的曼陀林乡村客栈,其餐饮服务对内与对外的比例大致在3∶7,曼陀林餐厅的创意菜已颇有口碑。

  民宿“白描”同样希望在餐饮方面进行更深度的尝试。它位于转塘街道的外桐坞村,从市中心驱车大概半小时车程。这家民宿只有5间客房,但女主人庞代君与合伙人联合投资了约400万元,如果仅凭数量有限的客房盈利,回报周期之长可想而知。于是他们将餐饮打造成了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。“我们聘请专业厨师,提供比一般民宿更丰富的菜品选择,不仅服务入住的房客,也接受外部订餐。”庞代君说。

  “旁逸斜出”的分寸

  差异化和多元化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,他们让民宿业参差多态。

  在西湖民宿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封国仙看来,此前杭州热门区域的民宿经营者涌入速度过快,但普遍依赖区域的自然资源,真正有鲜明特色、形成差异化竞争力的民宿不多。而差异化是民宿经营的命脉所在,民宿经营者应该坚定追寻。“至于盈利模式多元化,在营造好住宿体验的基础上,我们协会也希望整合一些资源,引导景区民宿做些尝试,比如售卖土特产品、艺术作品等等。”

  无论对多元化主动拥抱还是心怀戒备,它已然成为民宿经营者的一个选项。

  “我一直想不通,一间野外的农宅住一晚,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收1000多元,我想打造不同于此的新民宿,人均消费一两百块钱就能住得舒服、玩得开心。”肖斐说,这就需要在住宿外开辟其他盈利渠道。所以对肖斐来说,重金打造一个越野摩托车活动基地,并不会止步于提供一种免费的增值服务,他直言未来会在盈利方面展开探索。

  以极简主义设计风格而著称的民宿“山舍”也对多元化探索持开放态度。山舍主人宛君认为,住宿以外的盈利点需要与民宿的特色相结合,比如所处地理环境,民宿主人自身的资源,以及落地执行的可行性。他们也在做一些探讨,未来希望能有更有趣的尝试。

  “民宿之中宿是主干,多元化则是旁逸斜出的枝枝蔓蔓。当然不能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,还要掌握一个度。像景区有些农舍的农户把产品压给民宿主人包销,这就是一种不正常的多元化,徒然抬高了经营成本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说。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(责任编辑: 张晶雪 )